葡京娱乐网址_葡京娱乐网上娱乐_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周尊圣山水读记
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日期:2014年11月13日
 


 21世纪在中国画坛上出现的诸多现象中,周尊圣的天山红山水画尤其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以不断深化的内涵和不断丰富的笔墨给中国画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注入新鲜血液。十分明显,他的山水是传统的,同时他的山水是崭新的,甚至说是全新的。在中国绘画坚实厚重的传统覆盖下,周尊圣的天山红山水以其全新的色彩,全新的样式,全新的技法,全新的理念艰难地破土了,这是中国绘画史上破天荒的一件大事,值得大书特书。当代卓有成就的美术家,用真知灼见和理论给予了极大地关注和充分地肯定。对于他的突破性和创造性给予了应有的评价。

周尊圣的天山红山水在当代中国画坛独树一帜。他一改中国画的青绿,浅绛,水墨和金碧的色彩,以火热的红色昭示一个崭新的时代的到来和一个崭新绘画形式的诞生。周尊圣选择了火红,就是选择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真情,激情和热情。他选择了阳光,热烈和灿烂。周尊圣只身来到天山,它所感受的是骄阳似火,满眼的黄沙,裸露的山梁,长长的驼队,悠远的驼铃,这些看似不很美的景象,随着他几次的往返,随着他逐渐地和天山人的亲密接触,他逐渐感受到天山人的热情,质朴和单纯,如同这片高山沙海,崇高又细腻,热情、粗犷而周到。周尊圣被这里的山所震撼,被这里的人所感动,无数个彻夜难眠的夜晚,他反反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天山人心中的天山,一定是一座励志的山,崇高的山,希望的山,火红的山,阳光灿烂的山。周尊圣决心把这座山画出来。于是,一个叛逆的思绪诞生了,他要突破中国画的传统领域,再打造开出一片新的疆土,再建一种格局,去承载他的创造。

火热不再冷清。浓重不再清淡。

中国的传统绘画,绝大多数是以墨为骨,再淡淡地敷以或青绿或浅赭等以中国画命名的不很鲜明的中性颜料。中国美学讲究含蓄,推崇以淡见真的审美原则,所反映的境界,是一种恬淡和虚无,青烟和薄雾,追求的是一种含蓄的美。周尊圣以浓重的大红、曙红为底色,一改传统以墨为骨的绘画程序,以坚实的笔墨写在底色上画出山的骨骼,完全不是传统的斧劈皴,披麻皴,而是自己独创的鱼刺皴和散沙皴。不要小看这几件事,自古以来,就没有一个人,不按着祖宗的程序,不遵循传统的法则,可以成功的。周尊圣可谓石破天惊。

纯粹不再繁琐,坚实不再松散。

中国传统山水,有树木、山石、云水、舟楫、人物诸多学科。每幅山水,都不能离开这些学科。周尊圣的山水,红山、红石,无树、无草,单一而不单调,纯粹不再繁琐。周尊圣的这种纯粹是提炼后的精到,是概括后的简约,是集合后的包容。他用石的坚实,山的挺拔,沙的弥漫,刻画出岁月的痕迹,横披上阳光的轻纱,调理成井然有序,梳理得容光焕发。中国哲学主张萧散,松散,散漫的处世原则,传统笔墨讲究松散的章法,宽松地用毛笔,主张用笔要毛,执笔无定法,强调无可无不可的哲学和似与不似的绘画理念。周尊圣的笔墨是坚实的一种。他以直线刻镂般地写在纸上,具体、鲜明、沉着。周尊圣的山是金属浇铸般的坚实,是钢铁锻造般的柔韧,是构建焊接样的牢固,这是新生活给予他的胆量,是大工业开阔了他的眼界,是他超人的智慧赋予了想象的翅膀。

周尊圣的绘画有着深刻的哲学意义,实践着和遵循着中国哲学的精髓是——灵活和变通。

澄明不再迷茫,分明不再氤氲 。

中国山水讲究一种浑茫的气象,提倡返虚入浑的境界。周尊圣的山水永远是那样地晴朗,一派升平景象,高亢的情怀,昂扬的境界。这是大自然的神圣启示,这是天山这块天地独有的清凉。这里的山高气朗,万物分明。于是传统的笔墨,传统的理念随着地域的扩展,随着时代的进步,人类的视野在开阔。周尊圣面对传统在思考,不是传统出了毛病,是今人的眼界给了他以胆识。
周尊圣山水的晴明,是一个时代的感觉。一代人思想的清晰,思路的敏捷,是前途的分明,是道路的畅通,更是胸怀的开阔。这才是画家面临一个崭新境界的应有状态。十几次的天山写生,考察和无数次对天山的解析和品读,眼前的天山,凝成心中的意象。他攀登在天山之巅,俯瞰万象,一览众山;他站在时代的高处,回顾传统,瞻望未来。他有着前所未有的欣喜和激动,有着与众不同的规划和筹谋。这座山的后面还有山,这条路的前面没了路,却拥有一片拓荒者的自由,而那正是自己苦苦寻觅的那条创造者的路。

古老永远古老,艰辛仍在艰辛。

在周尊圣的绘画里,经常或不时地会出现长长的驼队,和疾走的行人。在那片珍贵的月亮湖边,人们是这片山水的主宰;在沙漠腾起的烟雾里,是这片天地的主人。著名的海明威先生的那一篇老人与海故事里说的道理,我们的祖宗早已有言在先:“道法自然”,“ 天人合一”。在周尊圣的图画里,一层接一层起伏的山峦,一个又一个淡忘的远古符号,记忆远古,警醒后世,发人深省。烽火台熄灭了,熄灭意味着可能重燃;淡远的丝绸古道中断了,中断的正在修复。前面的道路依然艰辛,路正长,人类与自然的相依和相争,让人类永恒,也让自然永远。

周尊圣,是一位永远的行者,一位成功的画家,他的内心是永无休止的追求。在对知识的饥渴中奔波,在对未知的半饱状态下探求。作为一个画家,思想是他的职业,思考是他的乐趣,思辨是他的叩问。他显得比别人要累,因为,他总是在不停地拷问自己:你的作品是不是重复了古人,重复了别人,重复了自己? 

下一篇:张锡龙